今天是:

紀法小課 | 特定關系人到底是誰?家族式腐敗如何處理?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時間:2019/6/12    點擊數:1407 次

   “在余杭臨平,就算她不打我旗號,別人也知道她是誰。”

  杭州市余杭區政協原黨組成員、副主席孔祥華的妻子夏某利用其職務影響銷售保險,從中獲取傭金收益,對此,孔祥華選擇了默許和縱容。也正是孔祥華姑息縱容的態度,使多名親屬涉案,釀成了家族式腐敗。

  從黨員領導干部違紀違法典型案例來看,縱容、默許“身邊人”利用影響謀取私利,很容易造成家族式腐敗,危害不可低估。有不少落馬官員自己面對誘惑時沒有伸手,卻因身邊人的軟磨硬泡放松戒備、丟掉原則。孔祥華滑入腐敗深淵,他的妻子可以說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八十七條規定:“縱容、默許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等親屬、身邊工作人員和其他特定關系人利用黨員干部本人職權或者職務上的影響謀取私利,情節較輕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這就是要求黨員干部不僅要自身過得硬,還要管好“身邊人”。

  需要說明的是,最新修訂的《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將縱容、默許的對象由“親屬、身邊工作人員”擴大到“親屬、身邊工作人員和其他特定關系人”。那么什么是特定關系人?為什么要將此條款的范圍擴大?中央紀委《關于嚴格禁止利用職務上的便利謀取不正當利益的若干規定》明確指出“特定關系人”是指:“與國家工作人員有近親屬、情婦(夫)以及其他共同利益關系的人”。主要包含兩類人,一類是特定身份關系人,包含近親屬、情婦(夫)等人;另一類是具有共同利益關系的人,主要是具有共同財產利益關系的人。之所以擴大對象范圍,是因為隨著反腐力度的加大,不法分子也開始翻新花樣“圍獵”干部,他們下手的范圍更廣了,情婦(夫)、司機,甚至是家里的保姆。湖南省衡陽市委原書記李億龍的保姆胡興紅,憑借著與領導“說得上話”的便利,幫人調動工作,從中撈取好處費。而李億龍及其妻女一家三口也因家族式腐敗紛紛入獄。

  領導干部對身邊人利用干部影響謀取私利“不管不問”,后果很嚴重。領導干部自不用說,違紀的要依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等進行處理,涉及違法犯罪的按照監察法、刑法的規定進行處罰。而身邊人們,很多不是黨員,也不是國家工作人員,是不是對他們就沒有辦法了?當然不是!最高人民法院《全國法院審理經濟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法發〔2003〕167號)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商業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法發〔2008〕33號)對共同受賄犯罪的認定問題做了具體規定,“非國家工作人員與國家工作人員勾結,伙同受賄的,應當以受賄罪的共犯追究刑事責任”。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條之一則對“利用影響力受賄罪”作出了規定。可見,家族式腐敗,紀法不容,對身邊人利用影響謀利“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終將害人害己。

  “不矜細行,終累大德。”要防止家族式腐敗,很重要的一點是要重視家風建設。守護家風是廣大干部的必修課,這不僅關系自己的家庭,而且關系黨風政風社風。《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一百三十六條規定:“黨員領導干部不重視家風建設,對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失管失教,造成不良影響或者嚴重后果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處分。”領導干部要把家風建設擺在重要位置,廉潔修身、廉潔齊家,防止“枕邊風”成為貪腐的導火索,防止身邊人把自己“拉下水”。(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李許堅)

  紀法鏈接:

  《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 第八十七條

  縱容、默許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等親屬、身邊工作人員和其他特定關系人利用黨員干部本人職權或者職務上的影響謀取私利,情節較輕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三百八十八條之一

  國家工作人員的近親屬或者其他與該國家工作人員關系密切的人,通過該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或者利用該國家工作人員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請托人謀取不正當利益,索取請托人財物或者收受請托人財物,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較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離職的國家工作人員或者其近親屬以及其他與其關系密切的人,利用該離職的國家工作人員原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實施前款行為的,依照前款的規定定罪處罰。

中彩网开奖首页